首页

搜索繁体

第506章 欧阳伦

    “光曦啊,我想让修哥儿,和我家四妹夫去应天府看一看新宫室,你觉得怎么样?”

    朱标自己不能去,为了安全更不敢让自己儿子们去,更不用说朱雄英,他可不想让儿子受自己当年那遭罪。

    他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女婿最靠谱,一来值得信任,再说又不怕别人谋害,谁会谋害一个驸马?

    “可以啊,陛下做主就是!”

    顾晨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四妹夫是安庆公主的丈夫欧阳伦,欧阳伦这辈子没有被老朱弄死。

    因为那时候朱标已经登基,他没有让欧阳伦奉使去川、陕,所以没有犯错,没有犯错当然不会死了。

    这个人平时也没什么存在感,所以顾晨都不记得他。

    顾修和朱若茵是新婚,作为老丈人的朱标就把女婿往外赶,小姑娘的嘴当时就撇下去了。

    不过想着丈夫功夫高深,别的姐姐嫁的驸马都没这么大的本事,让他去北平也是应该的。

    至于为什么要欧阳伦去,主要是因为一文一武。

    顾修是武将,欧阳伦是进士出身,那就属于文。

    顾晨觉得标儿可能想着,这一文一武互相有个照应嘛。

    “怎么是跟此人出门?”同为驸马,顾修对此人的印象很不好:“这人虽然见着儿子倒是也还算有礼,可我好几次见他手底下的奴才欺负百姓。”

    “我觉得这都是他太过放纵的缘故,何况奴仆最似主人家,他奴才敢这样肯定都是主人学的。”

    你看他们顾家这么多奴才,就没有一个狗仗人势的。

    这是因为他们顾家主人家们,从来都不干这种事情,也不允许他们干这些,所以才有如此好的家风。

    “你该叫人家一句姑父。”顾晨当然知道这个欧阳伦不是好人,他叹道:“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要被他连累就行。”

    “若有行差踏错也要提醒几句,他若是不听便也罢了。”

    若是不管不问只怕皇家也会不悦,在他们看来都是一家人,一家人走错为何不提醒呢?

    安庆公主倒是貌美,说来当初他不是没打过给老朱当女婿的主意,穿越者娶公难道主不是标配吗?

    可后来他很快就把这个想法否了,老朱的女婿也算是高危职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只希望这欧阳伦这次不要惹事,免得到时候大家还得劝朱标大义灭亲,让标儿左右为难。

    欧阳伦是老朱家的女婿,每年的俸禄并不是特别低,有两千石,折算成钱也有一千贯。

    安庆公主的俸禄也是两千,两口子的工资加起来四千石,还另外有宝钞一千二百贯、布等生活补贴。

    讲道理虽然不能和藩王比,但这日子肯定还是好过的,可也要看看他们处在什么阶级。

    驸马们本来就都挺闲,人闲了花钱肯定是如流水。

    平日里闲来无事,姐妹连襟之间少不得各种攀比,比衣裳首饰,比各种玩乐,这花销肯定是不少。

    别的勋贵驸马还能掌握一些兵权,多多少少吃点空饷挣点外快,当然顾修这种驸马除外。

    他不爱玩乐,每天泡在军营里钱都没地儿花。

    可欧阳伦却是个地地道道的文人,这导致他在朝中一直就没有职位,导致他只能靠着俸禄过活。

    如今好不容易有件事情做,叫他如何能不激动?

    可因为他平时爱喝酒出去浪,手里松又爱给别人赏钱,家里的穷亲戚还时不时求他接济,这就导致他身上并没有多少银钱。

    于是便想让安庆公主给他一些钱,好让他为挣钱打点。

    “北平离山西近得很,我想法子弄一些盐引卖给那边的商人,多挣些钱回来你也好买首饰啊?”

    如今盐引生意全被苏家控制着,蒙古那边想买口盐吃困难得不行,所以这私盐价格不停地增高。

    从前一张盐引可以获利六贯,如今这已经涨到了三十贯,这么好赚的钱不赚白不赚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