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1259回 做人没必要太正常

    听见周仁的这句「大家一起不痛快」,三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微妙——这么幼稚的话,可不像是周仁说出来的。

    只能说,再成熟理智的人,摊上感情这回事儿,也只能认栽,谁让他先喜欢上明悦的呢,还一喜欢就是这么多年,费了这么多心思去跟她培养感情,结果愣是没让明悦对他产生什么男女之情。

    想到这里,程最忍不住感叹了两句:「明悦咋想的,你这么一个三百六十无死角的优质男人天天在她眼前晃,她居然都不心动,真是木头啊。」

    周仁轻笑了一声,「可能只是对我木头。」

    她和陈博远暧昧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她对陈博远的情绪感知很强烈,否则两个人也不会擦出那么大的火花了——她虽然心大乐观,但并不是大大咧咧的作风,长辈们的喜好她都会记得很清楚,她也时常被他们夸奖心思细腻。

    只是这份细腻没有分给他而已。

    程最从周仁的这句话里听出了浓浓的自嘲和无奈,认识这么多年了,周仁对所有事情都掌控得游刃有余,除了明悦之外,再也没有人能让他用这种语气说话了。

    若是论心机和感情上的段位,明悦根本不足以成为周仁的对手,但她占了个最大的优势,周仁爱她更多——所以,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左右周仁的的情绪。

    看似她是在被周仁威胁,但其实这段关系里,从感情的层面上说,她才是那个高位。

    「跟常青资本知会一声,就按之前说的来。」周仁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了口。

    常青资本是陈博远就职的那家公司,他现在已经坐到了一个小领导的位置了,带着个五人团队,之前做一个并购案的时候给公司赚了不少,听说现在领导在大力培养他。

    公司内部的环境瞬息万变,特别是金融行业,各个小组和同地位的小领导之间明争暗斗,厮杀不断,陈博远赶在这个阶段停职,很快就会有人取代他的位置,等他再回去的时候,公司说不定都没有他的位置了。

    陈博远虽然条件还不错,但他也只是个普通人,普通人试错成本高,这样来一次,就算以后能重新开始,事业也大不如前。

    其实还挺残忍的。

    「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钟秉宁思忖片刻后,试图阻拦周仁:「这件事情也不是他主动跟明悦说的,你也不能完全迁怒于他。」

    虽然能理解周仁对陈博远的介意,但这个处理方式还是太过了些。

    陈博远现在上有老下有小,压力还是挺大的,如果工作有问题的话,可能后半辈子都会过得很艰难。

    「我只看结果。」周仁并没有因为钟秉宁的劝说就动摇。

    「你不怕明悦因此恨你么?」徐屹敛犀利地提问。

    周仁抿了一口酒,从容不迫地开口:「你觉得她现在不恨我么。」

    徐屹敛:「……」

    「恨三分和恨十分,没什么区别。」周仁情绪很稳定,听不出任何冲动的意思,「挺好,不爱就恨,总比跟块木头似的强。」

    程最听着这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搓了搓胳膊,盯着周仁打量了一会儿,啧了一声,「真没看出来,你疯起来的时候也挺吓人的。」

    「嗯。」周仁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我早该这样。」

    他就是情绪太稳定了,不够疯,所以明悦才会对他忽视得那么彻底。

    周仁之前并不想在明悦面前展现过多自己的阴暗面,可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暴露了,明悦对他的认知已经完全坍塌了,他也没必要再去装绅士。

    爱和恨虽然是两种完全相反的极端情绪,但却有一个共性:在意。

    甚至,

    恨一个人的时候,在对方身上倾注的注意力要更多,至少这两三天里,明悦给他的感受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