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异能乍现

    八音盒缓缓地唱着乐曲,凄凄婉婉,却又带着别样的甜蜜。梦中的婚礼,或许也是,那么美丽、令人憧憬,不过终是泡影。就像沈如蓝的母亲,根本就没有什么婚礼,给了父亲一生,却只不过换来一张离婚证。或许,只有在梦中,沈如蓝的母亲才会有一个像样的婚礼,才会有幸福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成为一个冰冷的女强人。

    沈如蓝缓缓睁开眼,环顾了一下奢华典雅的房间,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弧度。门在身后戛然开了,是她的继母——芮雅。芮雅的手里端了一碗鸡汤,不过显然已经冷了。嗬,拿一碗冷的鸡汤来,还真是聪明呢。既讨好了父亲,让父亲以为芮雅对她很好;又巧妙地使沈如蓝明白——她不过是个只配吃冷鸡汤的贱丫头罢了。不过,沈如蓝又怎么可能上当呢?

    沈如蓝伸出右手,在左手上滑了一下,一抹红色瞬间出现在白皙的手臂上。这是她的异能之一——伪装。

    款款走过去,空灵的、富有教养的声音缓缓响起:“芮阿姨,您是来给我送鸡汤的吗?”

    芮雅在心底冷笑,但面上还是装得很温柔:“是呀,蓝蓝。月姨说你身子不好,我就给你炖了点鸡汤,希望你喜欢。”

    瞧瞧,多能装。沈如蓝在心底暗讽。一旁的佣人们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一个劲地称赞着芮雅:“夫人真是个好妈妈呀。”“就是,对小姐真关心。”“......”他们在一旁说得很激动,沈如蓝的心愈发冷了。于是,计划执行......

    沈如蓝假装用手去接鸡汤,为了分散其他人的注意力,还在面上不停地感谢着,啧啧,好一个母女情深的戏码,许之源在心里默念。然后嘛,嘿嘿,沈如蓝同学就暗中把手移动到芮雅的手下,狠狠向上一拍。芮雅惊呼一声,鸡汤瞬间洒了一地。芮雅面露狠色——小丫头,敢不领情?!不过嘛,她的表情被围过来的佣人们尽收眼底。然后,大家就肯定是芮雅故意打翻汤碗烫伤沈如蓝的了。嘿嘿,还真是草率呢。

    成功。

    沈如蓝用手捂着“伤口”,伪装异能瞬间将她变来哭得梨花带雨。然后沈如蓝就适时地说:“......芮阿姨,呜呜...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都知道的......可是你也不能...也不能这样啊...呜呜......疼......”呵呵,演得真好。不愧是三属性的天才异能者,看来,这一批年轻异能者中,只有她最优秀了。如果能为自己所用......这样的女子,一定会掀起一番风浪。许之源想。

    “我我我...我没有!季如蓝,你别血口喷人!”芮雅脸色刷白,尖叫着,为自己辩解。可惜啊...仆人们都不相信她,默默地摇着头走开了,小女佣依依走过来,查看沈如蓝的“伤口”。

    不得不说,伪装异能真的很强。瞧瞧沈如蓝先才伪装的那一抹红痕,简直就是绝了啊绝了,不仅胜过真的,而且惨不忍睹,实在是令人心疼。

    芮雅还在不停地辩解着,细心的依依发现,她叫的,是季如蓝。季,是如蓝母亲,沈氏集团前任夫人——季微的姓。原来,芮雅一直都没有接受沈如蓝。亦或是说,沈如蓝一直都没有接受芮雅,也没有原谅父亲再娶,被叫做季如蓝也没有反抗,终究是不愿承认自己归属爸爸了吧。其实沈如蓝是很恋母的,她如今这么优雅沉稳,说到底,也只是想模仿当年的母亲吧。说起来,季女士的变化很大呢。那个温柔的女人,终究是被爱人伤透了心。如今这般冷酷无情,恐怕也只是用来保护自己的手段罢了。依依想着,对芮雅愈发鄙视了。这个破坏人家庭的坏女人,原本还以为她大爱无疆呢,原来呀,这个芮雅的心这么狠!居然伤害小姐!

    呃,不知道依依知道真相后会怎样......真是个单纯的孩子,不过也很正义呢......许之源在心里撇了撇嘴,想道。

    现在,芮雅可谓是百口莫辩了。所有佣人因为位置的关系,只能看到她打翻了汤碗,唯一目睹真相的许之源,当然不会跑出来给她作证。可惜啊可惜,如果芮雅今天老老实实的,不来招惹沈如蓝,也就不会激怒沈如蓝,就不会被陷害了。说到底,芮雅现在就两个字——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