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阴谋成劫

    即墨兰泽的脸色惨白,被陵天苏一番提点后,她仿佛一下子触及到了某种禁区。

    她神情难看地看着他,沙哑道:“你想说什么?”

    陵天苏走到宫殿遗迹前,一只手轻轻抚宫殿前的残破石像,这里万物如死,古老残旧的一击也如一颗庄严而峥嵘的巨大心脏,似再也不会跳动。

    他缓缓吐了一口气,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阴刹皇朝,或许在初始诞生时期,也与七界其他又形生灵一样,肉身魂魄同时兼备。”

    “这绝不可能!”即墨兰泽想也没想的下意识反驳,可反驳之言刚一出口,她自己就先失了底气。

    她看着这片漆暗不见天日的故宫遗址,好像忽然就泄了气似的:“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说的便是对的。”

    陵天苏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道:“我还从未见过你们阴刹人离开宿主肉身的灵体模样,你且先不妨现身同我瞧一瞧?”

    即墨兰泽不知这与查证他们阴刹人的身世来历有何关联,虽说赞离双容的这副躯壳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陵天苏的这番要求,对于一名阴刹人而言,却有些不成体统。

    即墨兰泽俏脸微红,莫名就有些紧张慌乱:“你……你作甚非要看我的灵体?”

    好端端的忽然就扭捏了起来,陵天苏不知她为何看起来有些害羞,奇怪道:“怎么,这其中难不成有什么忌讳?”

    即墨兰泽咬了咬牙,恨恨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这和我装疯卖傻?”

    陵天苏一头雾水:“什么啊?”

    即墨兰泽气恼地跺了跺小脚,耳朵尖微微泛红:“我们阴刹皇朝的本族之人,素来见面交谈,都是以意识传音沟通,纵是见面,也是以无形游丝的状态会见,我们辨别同类,不是像你们人类妖族这般看脸看体型的,我们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气息与味道,无需用眼观自能分辨。”

    陵天苏心道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相处方式,人家地府幽冥里的孤魂野鬼见了面都不带这么打招呼的。

    阴刹人行事,果然别具一格。

    陵天苏听着真是打从心眼儿佩服这孩子,如此生生冷冷不带半点人情味的交流方式也亏得她这位七皇女养得是百般烟火红尘味。

    比起那死人脸即墨蛛阴来,她这活蹦乱跳的模样也属实是难得了。

    陵天苏上下打量着她,道:“所以呢?你原来是风一样的女子,没有五官模样的吗?那可真是奇了怪了,既然如此,你们阴刹人又如何区分性别男女的呢。”

    他眨了眨眼,打趣笑道:“莫不是,旁人也可以唤你做七皇子,你唤即墨蛛阴也可以换着喊小皇婶婶了?”

    即墨兰泽恨不得撕烂他那张损人的嘴,恼道:“混账东西!骂谁不男不女呢!我们阴刹人是注重此道,自己的真灵模样,唯有灵修之时,在自己心爱之人面前方可展露,请人现意灵体,寓为求欢……”

    她恶狠狠地横了陵天苏一眼,耳朵愈发红透了,脖子一横,牙一咬:“怎么?!你这只狐野小崽子莫不是想求欢灵修。”

    陵天苏被她噎堵得不轻,嘴角抽搐道:“小爷我好歹也是有家

    室的人,再饥不择食也不会要同你灵修。”

    谁知道阴刹皇朝竟还有这样的破规矩。

    即墨兰泽垂头安静了会,眼底闪着复杂的情绪,良久,她冷静了下来,思绪片刻后,道:“你想求证我阴刹皇朝的来历身世,可是与这片黑水海域有关?”

    百里安点头道:“不错,此海天神都难以相渡,可偏偏你们阴刹皇朝的人却可以随意渡海,这片黑水海域并不排斥你们的气息,海底的地宫遗迹你也看到了。”

    即墨兰泽静默片刻,又道:“如若……如若你能够查出我阴刹皇朝的来历秘密,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有可能也可以像寻常生灵一样,永远地拥有着属于自己的肉身躯壳。”

    有灵无躯,终究是天地间无所依托的无苗之根。

    阴刹皇朝的人拼了命的冲破界限也要来到人间找到一具肉身躯壳,为的便是想要给自己找一个归处。

    陵天苏摇了摇首,道:“我无法同你保证这一点,但若是能够查清这片海域遗迹的秘密,我想也就能够知晓你们当年为何会身陷此等诅咒了。”

    即墨兰泽眼底挣扎许久,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如此,那我尽量配合你就是,若是叫我知晓,究竟是何人害我们沦落至此,我必叫他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

    说着,她手掐灵诀,指尖散开一片浅黄光晕,自眉间轻点而去。

    指尖覆落之际,她面上浮出一抹羞于启齿之意,咬唇说道:“今日之事,你不许叫第三人知晓,如若不然,我必先杀了你,然后再自杀!”

    这幽怨如弃妇般的神态语气,当真是叫人诡异得紧。

    陵天苏只当是她们阴刹人的‘家风严谨’,也不欲多加为难,道:“其实还有其他的求证法子,你若实在为难,我们可以先进里头瞧一瞧,看有没有其他线索。”

    即墨兰泽横眼说道:“事关我辈族人,我又有甚可好为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