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芙蓉楼

    芙蓉楼北辰最大最豪华的连锁绸缎庄,最豪华的布料除了进贡供给贵人的剩下的百分之八十都在芙蓉楼。里面养着近百名的顶级绣女和裁缝,专给贵人们做衣服。

    掌柜殷勤的将各种名贵得布料摆在杨桃面前,“杨姑娘,这匹云锦雾纱是今日刚到的,颜色淡雅,上身如置身云雾之中,轻薄冰凉,夏天穿最好不过了,这匹烟雨色可在裙角绣上莲花,走动的时候莲花随着身影移动,当真是步步生莲。”

    杨桃用手拿起烟雨色的云锦雾纱,果然触感凉丝丝的,质地紧密,薄如蝉翼,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掌纹。

    古代的纺织技术相对于现代的机械化是有些落后,可这云锦雾纱却丝毫不逊色于现代的任何一种织品,可想它的产量有多低价格就有多高。

    正思忖着,就听见一个尖锐的女声传来“小二,这烟雨色的云锦雾纱,本小姐要了,给我包起来。”

    杨桃回头,看见秦如枫、慕云兮和韩安迪三人,领着一众丫鬟走了过来。

    掌柜自然认识她们,却又不敢得罪杨桃,谁不知道杨姑娘是新晋桃花仙子,太子殿下弄心上人。她们的家世再高,还能高过太子殿下去了,随即便赔着小心呼喊小二拿前几日新到的雨丝锦:“这是昨日刚到家雨丝锦,在雨条上绣上花纹图案,给人以轻快,舒适的感觉,最适合不过了。”

    雨丝锦乃是蜀锦的一种,面用白色和水色的经线组成,色经由粗渐细,白经由细渐粗,逐步过渡,形成色白相间,有明亮对比色光的丝丝雨条,确实是难得一见精品。

    “怎么?慕小姐还要不得这云锦雾纱了?”

    韩安迪柳眉倒竖,派头十足。

    掌柜为难的看着杨桃。两边都得罪不起,显然是看她什么意思。

    杨桃挑起云锦雾纱的一角,“这云锦雾纱每年只产10匹,都是贡品每年挑出8匹上好的,送进宫里给贵人们用,除去进贡的,便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匹略有瑕疵的,比如这匹烟雨色,和这匹天青色。这个地方有个接线头,不是大的毛病。却是不能进贡的,所以便会流入民间。即使是有瑕疵的,也是数量极为稀少的,所以价格大约是百两银子一尺,这一匹就要近四千两银子。”杨桃媚眼如丝,眼睛含笑“大学士一年的俸禄不过两千四百两白银,不知秦小姐哪来的底气与我挣强?莫不是有什么别的生财之道?”

    秦如枫感觉自己的胸口都要爆炸了,哪家官员是靠俸禄过活的?谁家没有私产?就是她家也有三十几家店铺,十几个庄子,良田千顷。不过这些却不能对外人道,她们大学士府乃是清贵世家、书香门第怎能和低下的商人挂钩。而且她确实也没有那么多银子,她每月的月钱只有二十两纹银,四季共十六套衣服,若是再做变要各房自己出钱,若是她的娘亲还在世说不定还能补贴她一些,可是她娘亲早就离世五年有余,现在管着府中中馈的是秦墨的生母薛贵妾。她一个狐女便是再尊贵也是要看薛贵妾的脸色生活。眼看杨桃薄唇轻挑,眼中全是不屑,更是让她恼怒的将手中的锦帕都揉成一团。

    杨桃的话不止让秦如枫恼怒,就连慕云兮韩安迪也是咬碎了一口的银牙,不过是一个商户女,竟敢再她们面前嚣张。

    杨桃摆出一副不差钱的样子喊掌柜的将这两匹云锦雾纱全包起来,她不要再委曲求全,在东陵赚的银子几乎一分都没带出来。她赚那么多钱是为了什么?

    北辰星特意送了两个麽麽教杨桃宫中的礼仪,殿前失仪可大可小。为此杨桃学的也是认真。这皇权当道的时代,自己还是顺应时代才能活的长久。

    容嬷嬷拿着戒尺,看着杨桃略显紊乱的步伐略有不悦“所谓禁步,就是约束女子行为举止、规范仪态。禁步可以压住裙边,防止在行走的时候裙子散开。并且真正的大家闺秀行走时,轻盈有度,禁步上的坠饰碰撞会发出悦耳的声音,杨姑娘禁步声音,虽不急促,但细听还是有些凌乱了,这在宫中乃是大不敬。”

    杨桃点头称是,轻轻呼出一口浊气,心里默默的念了一遍麽麽说的走路姿势,挺起胸膛保持双角脚尖向前,双腿夹紧,不偏斜根据身份下巴微抬,不可直视贵人。

    容嬷嬷看着杨桃的仪态满意的点头,“拜”

    杨桃从容的两手平措至左胸前,右手压左手,右腿后屈,屈膝,低头。

    动作行云流水,挑不出一点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