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二百一十六章:处于一种想死,但又不想死的状态(一万一,求月票)

    天色渐渐的暗下,外面的大雪始终还在下,没有一点停下的意思。

    外面地上的雪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都快赶上拉克丝的小腿高了。

    时不时会有人清理营地内的积雪。

    即便帐篷内有火炉保温,再加上真丝绸缎保暖,但身上总有一层冷意驱散不净。

    “呼”拉克丝抱着膀子打了个冷颤,往外吐出的气都化作一股白雾,她看着外面:“好想念泡温泉的日子”

    说实话,路奇也想了。

    不过这地方上哪找温泉泡呢,别说温泉了,连个热水澡都洗不了。

    他真想边关的乱子能尽快解决。

    此时拉克丝注意到希瓦娜身上穿的斗篷很单薄,不由得问:“希瓦娜,你不觉得冷吗?”

    希瓦娜闻言,下意识摇摇头:“还好吧。”

    拉克丝想了想,眨了眨眼:“你的皮肤,为什么是紫红色的呀?”

    波比的皮肤是偏蓝的,不过她是约德尔人,这挺正常。

    但希瓦娜从外貌上来看,与人类一样,但皮肤却是这种颜色,令人好奇。

    “这”希瓦娜张了张嘴,不知该怎么解释。

    “你没事能不能别总跟个好奇宝宝似的?”

    路奇瞥了这货一眼。

    拉克丝也注意到希瓦娜有些为难的样子,便不好意思的笑笑:“没关系,我就单纯好奇,不想说的话可以不用说。”

    希瓦娜也知道她并无恶意,笑了笑:“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的皮肤生下来就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

    拉克丝没有再问下去,之后颇觉无聊的找了一处坐下。

    没一会儿就打起了哈欠。

    这么冷的天,这么大的雪,除了睡觉,好像真没什么别的干的了。

    随着天色愈发黑了下来,众女也是纷纷回了自己的帐篷,而卡特琳娜和希瓦娜休息的地方也安置好了。

    看着准备离开的卡特琳娜,路奇出声将她叫住:“卡特琳娜。”

    卡特琳娜停下脚步,回过神,投来疑问眼神。

    路奇笑了笑,邀请道:“如果没事的话,聊一聊?”

    卡特琳娜这会儿当然没什么事,找不出拒绝的理由,她便点了点头。

    此时,帐篷内只剩下了两人,路奇示意卡特琳娜坐过来。

    关于她的问题,路奇思考良久,觉得不能再装迷糊了。

    将一个诺克萨斯的刺客留在身边,等同于将一颗定时炸弹放在身边没什么区别。

    接下来还要动身前往山丘城,也总不能毫无防备的让她跟到那去。

    卡特琳娜在就近的位置坐了下来,等待着路奇的开口。

    这是一个十分合适的距离,如果她想,她可以随时挥动匕首,朝跟前的男人斩去。

    路奇想了想,先问道:“你左眼上的伤疤是怎么来的?如果觉得冒犯,可以不回答。”

    “也没什么。”卡特琳娜目光闪了闪,说道:“因为我曾经的一时大意,在一场狩猎中,我小瞧了猎物,被猎物划伤了左眼。”

    路奇恍然点点头,问道:“这道疤痕,没法去掉了吗?”

    卡特琳娜闻言道:“可以,但没必要。我想用它来时刻提醒自己,永远不要再小觑任何猎物,战斗中也一样。”

    “是个好方法。”

    路奇再度点头。

    虽然他也觉得,不去掉似乎更有味一些。

    随后,他换了一个问题:“你原先在的村落,叫什么名字?”

    “萨图族。”卡特琳娜将路上听到的一个被屠灭的部族讲了出来。

    “萨图族”路奇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似乎回忆了一下:“我听说过,似乎是一个中立部落,但在诺克萨斯的进攻中,顽强的选择不服从,最终被屠灭。”

    说到最后,他叹息了一声。

    卡特琳娜适宜的陷入沉默,身上不可抑止的散发出了一点点悲伤。

    “节哀。”路奇再度叹一声气,忽然道:“关于萨图族,我倒是了解到他们族人都拥有一种特殊的技能。”

    卡特琳娜顿了顿,关于这些,她完全没有了解。

    这皇子竟然还真知道萨图族?

    再聊下去,岂不是要露馅?

    她心中感觉不妙的时候,却见路奇直接将这特殊技能说了出来。

    “我记得是.反手摸鼻孔。就是将手绕过脑袋,从另一侧能摸到相同边的鼻子。”

    卡特琳娜又顿了顿,心说这是什么特殊技能?

    路奇说道:“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的确挺厉害的。”

    卡特琳娜瞬间想好了怎么说:“因为我的族人都擅长使用短型武器,所以手臂更长利于发挥,我们会通过这种方式来训练,以此达到增长手臂的效果。”

    “好厉害。”路奇不由得惊叹一声,看向了卡特琳娜。

    一脸你能给我表演一下的表情。

    但是他不说出来。

    选择权就到了卡特琳娜这。

    解释了半天,不表演一下似乎说不过去。

    于是卡特琳娜举起右臂,放到脑后,用力的一绕,“咔擦”一声轻响,她的手指顺利的摸到了右鼻子。

    路奇忍不住道:“我刚才好像听到什么声音。”

    即使右臂疼的要死,但卡特琳娜依旧一脸淡定:“没事,我只是很久疏于练习,有些生疏了,正好活动了一下筋骨。”

    感觉右臂要脱臼了,这真是正常人会的特殊技能吗?

    “原来是这样,不过你好厉害,我是做不到的。”

    路奇有些佩服的看着她。

    卡特琳娜淡淡的笑了笑,心说你要是胳膊脱臼了,也能做到。

    路奇这时想起什么,站起身:“我去热点水。”

    随后,他便转身,往水壶里添了点水,放在火炉上加热。

    卡特琳娜趁他不注意,“咔擦”一声,将几乎要脱臼的右臂接上,期间愣是一声没吭。

    热完了水,路奇又重新坐了回来,问道:“对了,我可以知道你亲人的名字吗?”

    卡特琳娜顿时蹙了蹙眉,眼神好像在询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没有别的意思。”路奇真诚的说道:“只是萨图族宁死不屈的精神,令我很是钦佩。我想你为了复仇,恐怕都没有时间来祭奠你的亲人,所以想在此为你的族人立个碑,祭奠他们。你不用谢我,在这种事上,我们德玛西亚人见到了,肯定会帮一手的。”

    他这番话直接让卡特琳娜连理由都无法找,完全被堵死了。

    她无言了一阵子,点了点头,张口吐出一个名字:“我的父亲叫柏金,我的.”

    话未说完,她就见路奇微微一愣,重复了一遍:“柏金?”

    随即,路奇看向卡特琳娜:“我知道这个名字。”

    卡特琳娜也是一愣,我随口编的你都知道?

    路奇说道:“我曾经在德玛西亚边境住着的时候,就认识过一个从境外来的叫做柏金的人,他的年纪大概四五十左右。难不成”

    “那应该不是我的父亲。”卡特琳娜看到路奇期待的眼神,摇了摇头:“我的父亲已经七十岁了。”

    闻言,路奇不禁问道:“敢问你今年多大?”

    卡特琳娜道:“二十。”

    “也就是说,你父亲五十岁才有的你?”

    路奇吃惊的看着她。

    卡特琳娜冷冷道:“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路奇唏嘘的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伯父真是老当益壮,你的母亲呢?也是一样的岁数吗?”

    卡特琳娜沉默了一秒,点了点头。

    路奇问道:“他们老来得子,想必一定很疼爱你吧。”

    卡特琳娜再度点头,还没等她说什么,就见路奇忽然用力的拍了下桌子。

    “砰!”

    哪怕是卡特琳娜,心头都顿时一惊。

    随即就看到,路奇一脸的生气,像是一个愤青一样:“然而,他们却在本该安享晚年的时候,惨遭诺克萨斯人的屠杀!”

    “诺克萨斯人就是一群有爹生,没娘养的畜生!他们已经烂到了骨子里,没有一丁点人性可言,简直就是一群死不超生的畜生!我愿称他们为,无妈人!不知有多少无辜的人被他们屠戮,他们还配做人吗?就是一群狗屎!”

    他骂的正起劲,就见一旁的卡特琳娜,一脸沉默的表情,不由得出声问道:“你怎么不骂?”

    卡特琳娜:“.”

    是不是有一点点恶毒。

    看到路奇脸上的表情变化,她立马道:“我已经在心里,骂了他们无数遍了。”

    “我理解你,但是在这里,你不用再把心里话憋着了。”

    路奇用心疼的脸伸出手,拍了拍卡特琳娜的肩膀,“来吧,将你心里的话大声骂出来!在这里,我们所有人都会包容你!”

    卡特琳娜张嘴:“诺克萨斯人都该死。”

    “对,就是这样,再大点声,将你的愤怒,将你的不甘,将你的仇恨,都倾泻出来!不要再压抑你的内心,释放吧!”

    此刻的路奇,活像一个站在讲台上的鸡汤讲师。

    卡特琳娜被说服了,她猛地提高了声音:“诺克萨斯人都是一群狗杂种!他们全都是死爹死妈的人!我诅咒他们生儿子没有屁眼,我诅咒每一个诺克萨斯,他们都该被火活生生烤死!这群畜生,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他们全是臭狗屎.”

    一连骂了几分钟,连口气都不带喘的。

    给路奇都听得人都有些不好了,不得不说,女人骂起街来,那攻击力比之男人也是丝毫不弱啊。

    就看卡特琳娜这骂了这么长时间都不带重复的。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已经痛恨诺克萨斯到了这种程度。

    此时,骂完的卡特琳娜,也歇了下来,胸口微微起伏,脸色红润,喘着气,嘴角不自然的抽搐着。

    她此刻骂的这些东西,可都实打实的落在了她自己的头上啊。

    为了扮演现在的身份,她付出了太多

    “喝口茶缓缓。”

    路奇贴心的给卡特琳娜倒了一杯热茶。

    卡特琳娜这会儿正好有些口渴,接过茶杯,便慢慢喝了一口。

    温润的茶水入口,她顿时感觉出什么:“这茶.”

    “好喝吧?”路奇笑了笑。

    “的确挺好喝。”卡特琳娜轻轻点了点头,随即又喝了一口。

    随着这茶入腹,她甚至感觉出有一股暖流,渐渐的涌向了四肢。

    “那就多喝点。”

    路奇温和的看着她,问道:“你们萨图族,有什么习俗吗?”

    “习俗.”卡特琳娜喝茶的动作顿了一下,迅速的编了一个出来:“我们会在每年的一些时候,将捕来的猎物烧掉一些,献祭回馈给大地母亲。”

    “是吗。”路奇随即问道:“那些猎物烧完后,你们还会吃吗?”

    卡特琳娜想也没想的回道:“献祭给大地母亲的,当然不会了。”

    路奇疑问道:“可是我听说,萨图族的人,不是都很珍惜食物的吗?这样岂不是浪费了?”

    卡特琳娜一顿,立马解释道:“大地母亲回收这些食物,然后化作养料,变成更多的食物,所以不算浪费。”

    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这波解释真的妙。

    但她此刻也颇觉心累。

    当你撒下一个谎后,就得用更多谎来圆。

    她总算理解了这句话。

    路奇又好奇道:“对了,你的身法和匕首使得都不错,是谁教的?”

    卡特琳娜道:“我父亲。”

    路奇感慨道:“难怪伯父老当益壮呢,能教个这么厉害的女儿出来。”

    卡特琳娜:“.”

    此刻的她,有些无语。

    为什么她先前没有发现,这皇子话怎么这么多呢?

    让别人别像个好奇宝宝似的,结果他不就活脱脱一好奇宝宝吗?

    啥也要问上一下。

    话咋这么密呢!

    路奇又问道:“你还有没有什么其他亲人?”

    卡特琳娜:“还有一个妹妹。”

    然后,他就看到路奇的眼神又变了,再度感慨:“老当益壮啊。”

    不知为何,卡特琳娜忽然有一种,掏出匕首,给这家伙来上一刀的冲动。

    为什么,这皇子总要在意老当益壮这个细节呢?

    一个正常人,会和一个刚刚被屠村的女子,聊这话题吗?

    这特喵不是一直往人身上戳刀子?

    就在卡特琳娜心里腹诽的时候。

    她看到路奇的眼神变了,没了那种温和,转而变得有些冷和犀利。

    她浑身顿时寒毛竖立,心里莫名的一惊。

    此刻的卡特琳娜,在这种眼神的注视下,竟然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仿佛自己所有的秘密,在这个男人面前,都没有遮掩,一丝不挂的呈现。

    她本能的感觉不妙。

    “聊了这么多有的没的,来点正经的话题。”

    路奇此刻微微笑了笑,看着卡特琳娜:“你来德玛西亚的目的,是什么?”

    卡特琳娜镇定的反问:“什么意思?”

    “其实你已经听明白了,不是吗?”路奇又反问。

    卡特琳娜的面色终于变了,她无法确定路奇是否真看出了什么,她不想赌。

    看了一眼她慢慢移动的手臂,路奇不紧不慢的坐在原位,说道:“不用挣扎了,刚才你喝的茶里,我下了毒。”

    这句话,落在卡特琳娜的耳中,顿时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但也令她有些想笑。

    虽然不知这皇子是如何知晓她身份的。

    但是,从小时候起,她就受到了最严苛的训练。

    除了睡觉的时间以外,她的时间全都用来考验自己的体力、灵巧、以及对痛苦的耐受,以期把自己磨砺成一柄终极兵器。

    她从城中最负恶名的药剂师手里偷来了许多毒药,用小剂量递增的方式在自己身上测试毒效,渐渐地锻炼出身体远超常人的耐受力。

    可以说,到如今,她的这具身体,对毒素的抗性,达到了惊人地步!

    她最不怕的,就是毒了。

    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看向对面自以为得逞的皇子,她手中一晃,一把闪烁着寒芒的匕首出现。

    此刻帐篷里只有两人,正是动手的好时机。

    不过,她不准备杀掉他。

    她要挟持这个皇子,一路带回诺克萨斯,当做战利品!

    看着卡特琳娜的动作,路奇坐在原位上,丝毫不带动的,还悠闲的喝了口茶。

    “蠢货。”

    卡特琳娜冷哼一声,看着浑身都是破绽的皇子,直接准备上前将他挟持。

    然而就在身体动的那一刹,心跳猛地剧烈加快了一瞬,卡特琳娜感觉仿佛浑身都受到了冲击一样,身体不受控制的栽倒下去。

    眼中,也出现了一抹不可置信。

    “叮当”一声,匕首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声响。

    同一时间,摔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还有卡特琳娜。

    她的脸上始终带着难以置信,经过测试,她如今的身体对毒素的抗性,已经到达了一种很高的水准。

    即便路奇下的毒,很厉害,也该有抗性才对。

    可是,此刻她竟然感觉失去了浑身任意一处的控制权,完全的不能再动一下。

    也就在这时,从心脏处,忽然开始出现一股如同搅碎般的疼痛,朝着全身席卷而去。

    “你还是能开口说话的。”

    路奇此刻看向地上的卡特琳娜,面露微笑。

    身上的疼痛,卡特琳娜即便能忍住,但额头还是滴落冷汗,她冷冷的抬眸盯着路奇:“你为什么会下毒?”

    她此刻不理解的地方太多了,只能从下毒问起。

    路奇回道:“因为你是诺克萨斯人,没错吧?”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卡特琳娜的确没有再演下去的必要了,她始终不解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我不需要知道你的身份,我只需要知道,你对有恶意就可以了。”

    路奇慢悠悠的喝着无毒的茶,给了她一个回答:“或者说,杀意。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感觉到了,你对我表现出的杀意。而从外面回到营地,这期间,你一直都在偷偷的观察我,我这么帅的人,你观察的地方竟然不是脸。

    而是脖子,再加上你若有若无展现出的杀意,我很难相信你是好人啊。”

    卡特琳娜听到路奇的解释,沉默了,半响后才出声:“这期间我的确有很多机会,直接杀了你。”

    路奇自信的笑了笑:“从始至终,你就没机会的。”

    卡特琳娜并不质疑这句话。

    以路奇此刻表现出的反应与警惕性来看,他这期间露出的破绽,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试探她。

    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如此的大意。

    大意的地方不是轻信了路奇。

    而是她没有收拾好杀意。

    人这种生物,是有气场的。

    当气场与气场交互,敏锐的一方,就会感受到。

    而眼神,也是气场的一种表现,最为明显的,就是杀意。

    当一个人以满怀杀意的眼神盯着你的时候,你就下意识的感到不安,眉心发痒。

    这都是感觉敏锐的人,能察觉到的。

    而想要成为一个顶尖的刺客,第一点就要做到,剔除杀意。

    只要是一个刺客,想要刺杀目标,那么必然会有杀意,不可能完全剔除。

    一旦有杀意,感官敏锐的人,就会察觉,然后警惕。

    往往很多经验老道、实力强大的刺客,都是栽在了这上面。

    所以任何一个刺客,都是将以杀意降到最低为目标。

    包括卡特琳娜。

    这也是她现在心有不甘的地方。

    没想到,到头来她始终是一个失败的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