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七百四十八章 解决制造困难的人

    第二天,大年二十九。

    杨军没有睡懒觉,而是早早起来带领弟弟妹妹们打扫卫生。

    本来今天该贴对联的,但是奶奶去世不满三年,是不能贴的。

    说是打扫卫生,其实就是做做样子而已,剩下的活还是其他人干的,新年新气象,家里总要有点变化的。

    杨军把儿子裹在大衣里站在旁边观看孙招娣踢桩。

    王筱筱回去了,以后都不在杨军这边住了,其实自从上了大学后,她就很少在这边住了,她家离学校近,住在那边方便。

    至于赵菊花和苗娟她们两个,前几天王玉英就放她们假了,临走的时候,还给了她们每人二十元的红包。

    马香秀和闫二妮她们也放假了,现在家务活只能自己干了,王玉英一大早起床就带着杨梅杨榆做饭。

    你没看杨老四嘴巴撅的有多高,好几天都不搭理人。

    自从她的小金库被王玉英收起来后,她就没一天不带情绪的,见了谁都跟吃了火药似的往死里怼。

    “招娣,要不然你们兄妹俩开我的车回去过年吧,你爸妈在家挺孤单的。”杨军说道。

    孙招娣闻言一滞,脚下慢了一步。

    “我才不回去呢,我要陪您和干娘过年。”

    这丫头自从来到城里后,就没怎么回过农村,其实她也想回去,但是家里有个爱骂人爱打人的孙大山在,说什么她都不愿意回去。

    “你爹妈把你养这么大不容易,还是回去看看他们吧。”

    孩子不懂事,杨军不能不懂事啊。

    不知道的,还以为杨军故意不让她们姐弟回去呢。

    “已经给他们寄过钱了,我就不回去了。”孙招娣闷声道。

    杨军闻言,叹息一声。

    他能理解她们姐弟俩不回去的苦衷,他是万万没想到,孙大山在她们童年留下那么深的阴影,以至于她们逢年过节都敢不回去。

    孙招娣不愿意回去,想必孙招财就更不愿回去了。

    这家伙现在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媳妇,每天不到十二点绝不起床,那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滋润,好不容易摆脱孙大山的控制,他怎会又重新跳进火坑呢。

    其实,孩子就是这样,小的时候,你怎么打他骂他都行,他不说并不代表不记恨你,一旦仇恨的种子埋在心里,长大后肯定会千方百计的逃离魔掌的掌控。

    她们姐弟俩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你这孩子……”

    杨军感叹了一句,然后就抱着儿子回厨房去了。

    回到厨房,王玉英已经把饭菜做得差不多了。

    回头瞟了一眼杨军,眸子里带着微微不满的神色。

    “你媳妇还没起床吗?还吃不吃饭了?”

    王玉英对伊秋水颇有微词的,平时也就罢了,懒就懒吧,可是大过年的,雇佣的人都走了,还没眼力劲过来帮忙。

    这又不是怀孕坐月子,怎么还当起少奶奶来了。

    杨军闻言,眼皮子直抽抽。

    他也不敢接话,而是抱着儿子转身就向外面走去。

    “大宝贝,咱们去喊妈妈起来吃饭哈。”

    “额……”

    小家伙似乎听懂了似的,趴在他怀里终于哼了一声。

    早上天气太冷,他躲在大衣里暖洋洋的,一点都不想说话。

    “大人还不如孩子,懒得要死。”

    王玉英嘟囔了一句。

    杨军一听,连忙加快脚步离开。

    他可不想大过年的和母亲拌嘴。

    来到后院,推开卧室的门,伊秋水依旧躲在被窝里呼呼大睡。

    “喂喂喂,起来吃饭了。”

    杨军推了推她。

    怀中的孩子似乎闻到妈妈的问道,挣扎着往她被窝里钻。

    见伊秋水没动静,杨军索性让孩子闹他。

    “别闹,让我再睡一会。”

    伊秋水裹了裹身上的棉被,把杨成道推到一边。

    孩子不懂事,还以为妈妈在和他玩,嬉笑着扑了过去。

    “额~额~”

    伊秋水被闹烦了,眯着眼睛,掀开被子把孩子搂了过去。

    “喂喂喂,都八点半了,快起来吃饭。”

    杨军见状,只能再次叫她起床。

    “才八点半啊?让我再睡一会。”

    平时她可是快十点才起床的,现在才八点半,对她来说还早。

    “我说秋水啊,你就不能体谅体谅你老公吗,你要再不起床,咱妈能把我叨叨死。”

    伊秋水没说话,用被把头蒙上。

    好半晌,突然发出一声不满的声音。

    “啊!”

    声音洪亮悠长,几乎中院的人都能听到。

    伊秋水突然把被掀开,坐了起来。

    蓬松的头发遮住她的面部,整个人像个疯子一样。

    “这什么世道啊,想睡个懒觉都不成。”

    说完,就是胡乱的抓挠一番,以此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你就知足吧。”

    杨军把衣服递给她,说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有三百六十三天在睡懒觉,你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那不还有三天不能睡懒觉吗?”伊秋水抱怨道。

    “嘿,你这娘们,我发觉你越来越懒了啊,你以前可不这样。”

    伊秋水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晃着他的胳膊道,

    “干嘛呢,我就是抱怨抱怨而已,你怎么还当真了。”

    “在我这说什么都行,但是出了这个门,把你的情绪收一收。”杨军道。

    “我知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用你教。”

    杨军闻言,照着她身上最柔软的地方抓了一下。

    “要死啊,孩子在这呢。”

    伊秋水抬手就要打他。

    被杨军躲了过去。

    “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我不得言传身教从小教起啊。”

    “滚!”

    伊秋水抓起枕头就丢他。

    杨军接过来后又扔了回去。

    正好这时孙招娣进来了。

    看着他们夫妻俩在打闹,什么都没说,默默地把孩子抱了出去。

    等他走后,杨军两口子脸色绯红的望着对方。

    “以后不要当着孩子面做这些,挺难为情的。”

    伊秋水嗔怪道。

    “哎!”

    杨军叹息一声。

    “对了,那钱,招娣收了吗?”杨军问道。

    “没呢。”

    伊秋水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那孩子说什么都不收,没办法,我只能亲自跑一趟邮电局,以她的名义把钱给孙大哥寄了回去。”

    “嗯,媳妇,你做得对。”

    “招娣这孩子比亲生的还亲,在她身上花多少钱我都乐意。”杨军道。

    “谁说不是呢,招娣这孩子懂事,还贴心,照顾我那是没得说,对咱宝贝儿子比她亲弟弟还亲,哎,要是这孩子是我亲闺女就更好了。”

    伊秋水感叹道。

    “哎,什么亲的干的,相处的好了,干的比亲的还亲。”

    杨军不满道:“你再看看柳儿,亲闺女都不来给她老子上坟,亏我这么疼他。”

    “哎呀,人家不是怀孕了吗。”

    伊秋水心地善良,从不恶意揣度别人。

    “你少替她找借口,梅子怎么做的,再看看她又是怎么做的。”

    “梅子不是没嫁个好人家吗,她要是嫁个有本事的老公,何至于看你脸色行事。”

    “咦,你这话说得,怎么感觉我故意控制他们似的……”

    正当两人拌嘴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叫唤声。

    “哥,嫂子,你们起床了吗?”

    这声音很熟悉,一听就是杨柳的。

    不愧是史上轻功最好的人,说曹操,曹操就到。

    杨军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

    “没呢。”

    伊秋水娇嗔的拍了他一下,然后冲着卧室门方向道,

    “是三妹啊,这么早就来了?”

    “稍等一下啊,马上就穿好衣服了。”

    说完,手中加快速度。

    “不着急,嫂子,咱妈让我来叫你们吃饭呢。”

    “知道了,我洗漱一下,马上就过去。”

    杨柳站在客厅里说话,最终没进来。

    伊秋水见杨军还懒洋洋的躺床上,于是,推了他一下。

    “赶紧起来,两口子一块睡懒觉,也不怕人家笑话。”

    “呵呵,你在说你自己呢,别把我带上。”杨军翻了翻白眼。

    “我是你婆娘,咱俩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

    伊秋水嬉闹着跑去卫生间。

    杨军见状,摇了摇头。

    然后起来,向外走去。

    来到客厅,发现杨柳坐在沙发那儿等着他。

    “哥,你起了。”

    神色中带着些许的歉意和巴结。

    “嗯,柳儿来了。”

    杨军不想把关系弄得太僵,装作没事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