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四百六十九章:万鬼屠仙阵【求订阅】

    绝灵荒漠。

    却说周纯一路飞逃了一百多里后,那个肋生双翅的兽魔宫魔修便如他所料一样,凭借着风遁之术将二人追逃距离拉近到了十里之内,已然开始对他展开了攻击袭扰。

    见此情形,周纯也不再继续飞遁了,直接就向着下方千沟万壑的地面飞落而下,落到了地面上。

    然后他抬手一拍腰间灵兽袋,便将金甲负山龟石头放了出来。

    “果然是你!当初便是你出手救走了那个老头!”

    一看见石头出场,那肋生双翅的青发魔修便是目光一凝,顿时就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当年被石头从手底下救走周道泉后,他就对这头能够带人土遁的三阶龟妖生出了极大好奇心,此后也是费了不少功夫打探消息。

    可因为那时候周纯还一心缩在土云岭上面修行,他自然打听不到任何有用消息,后面渐渐只能作罢。

    但是今日他远在那白骨飞舟上面看见周纯收起的石头后,这段尘封的往事便又再次涌上了心头。

    因此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周纯作为追击目标。

    既然追谁都是追,他肯定于公于私都要选择周纯。

    “什么是你?你这魔头在说什么鬼话?”

    周纯眉头紧皱的看着青发魔修喃喃低语了一句,旋即便是面有怒色的低喝道:“废话少说,要战便战!”

    说着就挥袖祭出“金焰御魔刀”朝青发魔修劈了过去。

    石头也是瞬间布下了土黄色护罩将主仆一起护在其中。

    见此情形,青发魔修眼中也不禁闪过一抹疑惑之色。

    难道他真的是看走眼了?

    只见他双翅一扇,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避开了金色长刀的劈斩。

    然后双目死死盯着金甲负山龟石头看了一会儿,忽然冷笑出声道:“到底当初那人是不是你救的,杀了你就知道了!”

    说完他双翅一扇,一道道青白色风刃便凭空凝聚,掀起一股风刃浪潮向着岩土龟和周纯飞斩而去。

    同时他双手中握着的奇门弯刀一挥,便轻而易举的将“金焰御魔刀”给磕飞了出去。

    紧接着他又抬掌一摘腰间灵兽袋,竟然一下也唤出了一头三阶下品土黄色巨蟒妖兽!

    但见那巨蟒妖兽出来后,张口一吐,一股黄色妖风便吹起无数砂石向着金甲负山龟石头和周纯劈头盖脸打去。

    同时其身形一动,很快就融入那黄色风沙之中,不见了踪影。

    这还不算结束,青发魔修在放出了灵宠后,又是很快念出了一串拗口咒语,其头顶上面的青色独角顿时青光涌现,很快便凝聚出一道青色光束轰向了周纯。

    而周纯只看见飞沙走石之中,一条粗大的蛇尾重重砸在了土黄色光罩上面,打得光罩剧烈摇晃不止。

    随后一道青色光束瞬间洞穿了风沙与光罩,径直打在了他祭出来环绕自己飞舞的土黄色盾牌法器上面,当场将这件修复好的三阶上品防御法器给轰飞了出去。

    紧接着不待石头将那土黄色光罩修复,大量风刃和飞石便沿着那青色光束打出来的豁口灌了进来,径直打在了周纯身外的黑色光罩和石头龟壳上面。

    见此情形,周纯心知自己必须改变一下战略才行了。

    但见他一拍储物袋祭出了银钟法器,直接先催发出阵阵银色音波冲击向那些飞沙走石,将漫天黄沙和碎石尽数震散震落向了地面。

    紧接着地上的石头也是同步出手,直接凝聚出一个大型土黄色结界光罩将那条黄色巨蟒困在了其中。

    随后主仆二人各自分开对上了自己的对手。

    周纯这边将数件拿手法器都祭了出来,以盾牌、银钟、宝珠三件法器构成了内外三成防御。

    纵然那青发魔修风遁之术诡异难防,也很难一次突破他三层防御伤到他本体。

    而也是因为对方的风遁之术太过厉害,他的“金光灭魔镜”根本无法锁定打中对方,更别说是【同心金锁】秘术了。

    这样看起来,二人好像都是各有胜场,难分高下。

    可实际上二人都清楚,周纯这种以守为主的方式根本不可能持久。

    只要他失手一次,就可能被青发魔修的攻击重创或者击杀。

    不过周纯也不是没有机会,因为在两头妖兽的战斗中,金甲负山龟一开始就占据了上风。

    那条黄色巨蟒错就错在也是土行妖兽,这让它的法术神通也多以地面攻击为主。

    如此一来,它便是想要和雷蟒白白那样跟金甲负山龟石头玩运动战都难以做到。

    石头一开始就将它粘住了,粘的死死的,不给它任何上天逃走的机会。

    虽然是这样,青发魔修却也不着急。

    他心里清楚,如果周纯真是当初从自己手下就走人的那个神秘修士。

    那周纯必定还有土遁逃命这一招,而他现在并无十足把握能够留下使用这一招的周纯。

    所以他只要和周纯多拖延一段时间,等到己方金丹期修士或者其他厉害魔修赶来,自然就能轻易拿下周纯了。

    可惜他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把周纯想得太简单了!

    当周纯和青发魔修过了十几招后,他就知道单凭自己和石头这个组合根本不可能拿下对方,所以为了速战速决,他直接把雷蟒白白也放了出来。

    当银色雷蟒出现在天空中后,青发魔修面色就是一变。

    当即忍不住惊呼出声道:“你竟然是那个杀了蒋忠的修仙者!”

    周纯却没有理会他,直接就让雷蟒白白出手对他进行干扰。

    风遁之术速度虽快,可只要发动速度稍慢点,便不可能躲得开雷蟒白白的雷电轰击。

    青发魔修也知道这点。

    他在躲了几次后,便有一次失败被雷电劈中。

    只是他身体表面一直环绕着一层无形的风灵战甲,那道雷电未能真正击伤他。

    而仅此一事后,他干脆也不试图闪避了,直接眼中凶光一闪,施展出风遁之术向着雷蟒白白扑杀了上去。

    但见他双手当中的奇门弯刀挥舞之间,便轻易斩破了白白身上的龙鳞,给白白创造出了数道刀伤。

    而白白施展出的雷电攻击却都被他拒之体外,尽数抵消了。

    风雷本来就是相伴相生的力量,雷蟒白白的修为比青发魔修低上两个小境界,释放的普通雷电攻击不仅起不到克制作用,还会被削弱。

    这便是青发魔修为何敢于和它近战的原因。

    这样吃了他几刀后,反倒是雷蟒白白不敢和他近战了,只能用雷遁之术来躲避。

    这一幕看得周纯也是心中一惊,知道白白这回算是遇上对手了。

    自从他带着白白上战场后,面对着那些魔修,都是呈现出压倒性优势,只有此前在遇上迷情谷的魔修之时有些力不从心。

    现在这个青发魔修,还是头一个能够在正面战斗中伤到雷蟒白白的魔修,而且是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

    “此獠的风遁之术已经非常娴熟,若是让白白施展出【天罡神雷】的话,只怕未必能够打中!”

    “而且此处离那些金丹期魔修并不远,若是用出【天罡神雷】,难保引发的动静不会引来金丹期魔修!”

    “看来只有动用新练成的那门秘术了!”

    周纯看着场上的变化,心中各种念头闪动,很快就有了决定。

    但见他心神和雷蟒白白沟通一番后,就迅速收回大半神识,神识牢牢锁定住了青发魔修,释放出了“斩神之剑”。

    一刹那间,周纯紫府内被神魂抱着的无色透明宝剑便自他眉心破体飞出,刹那间穿越空间出现在了青发魔修身前,径直没入了他脑海中。

    就像周纯当初被匪修慕容逻用“斩神之剑”攻击一样,在被无形的神识之剑攻击后,青发魔修也是瞬间一声惨叫陷入了失神状态,连手中双刀都脱手掉落了。

    而就在青发魔修失神的一刹那,雷蟒白白直接张口喷吐出了一道粗大的雷电光柱轰向了他。

    与此同时,周纯也弹指间打出了那根绿色毒针法器,并催动着“金焰御魔刀”斩向青发魔修。

    只是让周纯惊讶无比的是,青发魔修竟然只是稍微失神了一刹那,便迅速恢复了清醒。

    那恢复的速度,比他当初面对着匪修慕容逻的攻击之时,更加要快一些。

    “莫非此人身上有什么防护神识攻击的宝物?或者是也修炼了什么防护神识攻击的秘法?”

    周纯面色微微一变,隐然猜到了对手恢复那么快的原因。

    而青发魔修虽然恢复速度超乎周纯预料,可毕竟还是失神了一刹那。

    当他恢复过来的时候,雷蟒白白喷吐的银色雷电光柱已经轰击到了他身前。

    此时的他即使想要施展风遁之术闪避也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怒吼一声催动法力,身体绽放出青色光辉迎接着雷电光柱轰击。

    但见青色光辉和银色雷光交相辉映之中,一道绿芒顺势穿破风雷之光刺入了青发魔修体内。

    随即青发魔修的身体便轰然倒飞了出去!

    即便是这样,周纯的攻击也没有半点收手之意,金焰长刀很快撕裂风雷紧追着青发魔修劈斩而去。

    雷蟒白白也是头顶独角上面雷电迸发,再度释放出一道粗大的银色雷电轰击向了青发魔修。

    可无论是银色雷电,还是金焰长刀,最终都没能成功命中目标。

    青发魔修的身体在倒飞过程中便是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强行施展风遁之术避开了这两道攻击。

    随后他眼神怨毒的望了一眼周纯,忽然抬手取出一张散发着强大气息的青色法符往身上一拍,一股强大的风行灵力便从他身上爆发而出。

    在这股风行灵力的加持下,他的风遁之术施展起来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几个眨眼间便和周纯拉开了十几里距离。

    看他这样子,明显是要跑路了。

    见此情形,周纯急忙对着雷蟒白白下令道:“追,一定要给我留下他!”

    打蛇不死,便很容易反被蛇咬。

    今日为了对付这青发魔修,周纯连“斩神大法”都用了出来。

    若是这样让其人逃了,以后那些厉害的魔修就都会对他防一手,让他这件底牌难以再发挥出突袭作用。

    何况青发魔修已经被他的毒针命中,刚才又被白白喷吐的雷电光柱击伤,正是击杀此人的绝佳机会。

    此时此刻,周纯不仅是让雷蟒白白全力追击青发魔修,自身也是果断无比的从储物度里面取出了那具四阶下品傀儡,让这具相当于金丹期修士的四阶傀儡带着自己一同追杀此獠。

    清薇子借给周纯的这具四阶下品傀儡,乃是一具金黄色巨虎傀儡,属于机关傀儡里面的兽傀儡。

    这具傀儡的攻防能力均衡,速度也不比一般金丹初期修士御使法宝飞行要慢。

    周纯此刻乘坐在它背上,以神识御使着它飞行,速度一下便比雷蟒白白的雷遁之术也不遑多让了。

    而那青发魔修在看见这具四阶傀儡后,更加是不敢有任何停留了,只是拼了命的施展风遁之术逃跑。

    可惜他终究还是低估了那根毒针的毒性,只是施展出不过七八次风遁之术后,他便因为毒性发作而当空坠落向了地面,不得不全力运转法力压制体内毒性。

    此时他才逃出去四五十里远,距离最近的一处金丹期修士战场都还有七八十里。

    而就在他降落到地上压制体内剧毒的时候,雷蟒白白和周纯已经前后脚赶到了附近,毫不犹豫的直接朝他发起了攻击。

    为了尽快解决掉此人,周纯也是直接发动了四阶傀儡的攻击手段。

    只见那巨虎傀儡张口一吐,一道手腕粗的金色光柱便轰然射向了青发魔修。

    此等情形下,青发魔修哪敢硬接四阶傀儡的攻击,仓促间只能再度施展出风遁之术闪避。

    但他一动用遁术,便没法再压制体内毒性,一样是难逃一死。

    一股深深的绝望情绪笼罩着青发魔修。

    此时的他,似乎体会到了以往那些死在他刀下的修仙者感受。

    无论怎么逃跑,都无法逃脱掉他这如影随形的魔影!

    只是今日逃跑的人却变成了他。

    昔日的猎人,如今却变成了猎物!

    而就在青发魔修绝望的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时,忽的听见了一声大喝从远处响了起来。

    “穆兄撑住,燕某来也!!”

    听到这喝声的青发魔修顿时精神一振,好似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顿时一声戾啸的再度发动风遁之术避开了四阶傀儡一次攻击。

    四阶傀儡背上的周纯见此,眉头也是微微一皱。

    只见数十里外,那大喝声传来的方向,一道血光正极速向着这边移动过来,速度竟然一点不比施展风遁之术的青发魔修差。

    “血骨门的修士,又姓燕,莫非是‘血煞公子’燕无忌?”

    周纯心中这个想法一涌现,眼中便瞬间冒出了凛冽的杀意。